職教形勢
您所處的位置: 首頁  職教形勢

高職擴招爲職教向類型教育轉型提速

發布作者: 發布時間: 19-11-12浏覽( 29 )

“‘職教20條’對推動職業教育向‘類型教育’轉型發展提出了很多舉措,但我認爲真正能推進職教轉型發展的是此次的高職擴招。”在日前由浙江工業大學主辦的第四屆現代職業教育西湖論壇上,華東師範大學終身教授、華東師範大學國家教育宏觀政策研究院首席專家石偉平教授指出,借助高職擴招政策,職業教育將加快轉型,實現高質量發展。

生源多元化倒逼高職加快變革

高職擴招後,中職畢業生、高考落榜生、退役軍人、下崗職工、農民工等一大批非傳統生源進入高職,使高職的生源更加多元,從而使高職的形態發生重大變化。

石偉平認爲,高職形態的變化至少體現在三個方面:一是招生制度。目前“文化素養+職業技能”的“職教高考”並不適合除中職畢業生和高考落榜生以外的其他非傳統生源,因此分類招生、開放入學勢在必行。二是課程結構。高職目前正在進行1+X的課程結構調整,除中職畢業生、高考落榜生外,其余非傳統生源更看重其中的X證書(職業技能等級證書)課程,因爲這對他們的就業與職業發展來說更有意義。三是課程形式。這些非傳統生源中的大部分存在工讀矛盾,因此大量課程只能放在晚上與周末,同時需要大量開發線上課程。

“开放入学、分类招生、有教无类将成为我国高职新的特征;非传统生源将成为高职的學生主体;X证书(职业技能等级证书)课程将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职业培训将成为高职院校的主业;模块化课程和模块化教学将成为高职院校的主要课程形式与教学形式;累计学分制将逐渐取代学年制,成为高职院校的主要教学管理制度,并且与职业教育国家学分银行制度相匹配;工学结合、校企合作、产教融合这些职业教育类型特征,将成为高职院校的基本特征。”石伟平对未来高职的发展趋势做出预测和展望。

“這次高職擴招不同于1999年的高校擴招。1999年的高校擴招所承擔的是高等教育大衆化的功能,擴充的是單一接受學曆教育的人群,而這次擴招,高職院校要轉變爲學曆教育與社會培訓並舉,這是逐漸回歸職業教育本質屬性的一種良性過程。”兩次擴招的對比讓浙江金融職業學院高職教育研究中心副主任陳正江感到,這次擴招無疑具有更大的挑戰,是推動高職教育發展的又一次重要機遇。

“百萬擴招將會撬動高職院校的治理變革。”陳正江認爲,高職院校必須爲這些非傳統生源學習、工作和生活提供更加積極的服務,在考試、招生、教學、就業、投入、保障等多個方面做出變革。這種變革包括治理架構的完善,特別是學校理事會的完善,要由學校、教育部門、人力資源與社會保障部門、退伍軍人保障部門、財政部門等多方人員組成;轉換治理方式,從單一服務到多樣化服務;優化治理過程,推行“最多跑一次”改革;形成首問負責、要約承諾等治理文化;利用自動化辦公系統和大數據輔助決策等工具提升治理效能,實現個性化服務。

擴招拉動中職拓展新發展空間

高職擴招,中職畢業生是這100萬人的主要來源。由此可見,國家對于中職畢業生升學,已經從過去的限制變成了現在的鼓勵。而這種政策上的轉變,將使中職教育從就業導向轉向升學與就業並重,繼而再轉爲主要爲高一級的職業院校培養合格的新生。

“中职教育的这种转变可以说正当且合理,因为产业发展有需求,學生家长有期待,高等院校有资源。”石伟平指出,发达地区的产业发展,需要更高素养的技术工人,比如上海市在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中就明确提出,新生劳动力受教育年限达到15年,即专科毕业。在这些地区,受智能制造与现代服务业发展的影响,中职毕业生的就业空间被大大压缩,因此中职毕业生升学可以实现“一石三鸟”——既能推迟初次就业时间,延缓劳动力市场的就业压力,又能为智能制造、智能服务提供更加优质的基础劳动力,而且还可以提高新生劳动力接受教育的年限。

社会上曾有人质疑,同样是升学,为何不取消中职,全部由普通高中升学?中职学校的存在是否还有必要?对此,石伟平认为,让这些學生在职业学校做升学准备至少有三大好处:一是他们在普通高中容易被视为“差生”而被边缘化;二是职业学校的教師更有经验教育好这批學生;三是在职业学校他们更易成才,因为有一种人才宜早培养、宜长期培养、宜中高职贯通培养,比如学前教育、商务英语、商务日语等专业人才。

在升学导向下,如何提升中职学校的教学质量,为學生接受高等职业教育创造条件,成为不少中职学校思考的问题。

受护士行业学历门槛提升的影响,温州护士学校近年来培养的學生基本都以升学为主,今年学校本科上线人数有86人,在浙江省300多所中职学校中名列第九。“基于数据诊断的教学改进实践使学校的教学质量得到了明显提升。”在论坛上,校长许健民介绍了学校的经验。学校大力推进基于大数据的课堂信息化教学,开发了校本数据分析系统,实行“化验单式”数据分析和诊断;基于数据诊断,学校建立了备课组教研规范和教師多维评价机制,以此改进教師的教学效果;基于数据诊断,学校还构建了作业自动推送系统和学习评价报告,以此提高學生的学习质量。

在高職擴招這一政策的影響下,未來,中等職業學校除了爲高一級職業院校輸送合格生源之外,還需要拓展新的發展空間。石偉平建議,中職學校要進一步跨界,如跨界企業培訓和職業培訓,培養成中級工、高級工;跨界社區教育,利用學校資源積極參與社區教育與終身教育,成爲社區教育中心;跨界基礎教育,普職融通開展勞動教育與職業啓蒙;跨界特殊教育,幫助殘疾人創業就業。“生源多元、學校功能多元,將是未來我國中職發展的方向。”石偉平說。

擴招實現職業教育和培訓並舉

職業教育和培訓是一體兩面,職業教育與培訓的完善需要一體化設計。但一直以來,我國學校職業教育由教育部門分管,職業培訓由人社部門分管。這種交通警察各管一段的體系,在實踐上給我國職業教育與培訓的有機融通和健康發展帶來了很大障礙,曆次改革都未能從根本上解決教育與培訓各自爲政的問題。

“在沒有真正完成學曆教育與證書培訓並舉、職前與職後生源並重、全日制與部分時間制並行的制度之前,應該說,我們建立的現代職教制度和體系是不夠完善的。”教育部職教中心原副所長余祖光告訴記者,以往職業院校只招應屆生的局限,造成生源缺乏實踐經驗的困境長期無法突破。“可喜的是這次高職擴招,使一大批有工作實踐經驗的生源進入相關專業領域學習,他們的學習目標並不單一,既可以是學曆教育也可以是證書培訓。”

“開展職業培訓也是職業院校的法定職責,這一點已被寫入‘職教20條’。獲取職業技能等級證書(X證書)將是擴招後非傳統生源來高職學習的重點。”石偉平肯定地表示。

石偉平建議,高職院校要盡快做出響應,改革評價標准,把獲取職業技能等級證書所需的應知、應會作爲教學評估的重點。同時,證書課程要采用模塊化教學形式,通過模塊化課程+累計學分制的實施,提高職業技能等級證書課程的教學質量。(信息來源:《中國教育報》)